京裕

醉向菖蒲花,懒寻阳台酒

【文献】弹词《精忠传》 之两世因缘

严周颖芳著:《精忠传弹词》,商务印书馆,1931年

我得承认这个标题太过火,然非如此不足以表现弹词文体的神韵。《精忠传》以一种女性视角,对《说岳》进行再创作时,特别喜欢加强渲染人物关系。“渲染”这个笔法,缺点就是容易过浓。张宪的设定很有意思,看了让人会心一笑。他六七岁的时候,把髫龄相识、互赠信物这两个才子佳人套路,跟自己未来的主帅演了一遍;等到原著出场年龄,九宫山遇盗,张宪经过一番大显身手,风风光光地与自己下过定礼的上司/挚友/老大哥岳飞重会。喜气洋洋的亲迎气氛搞得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众人交口称赞的热乎劲也很好玩。不说观点,单说趣味,《精忠传》在题材演变史上绝对是值得记录一笔的东西。


在传统曲艺里,一对才子佳人永远要依靠套路展开关系,这意味着作家也必须按照条条框框写作。毕竟,按程式写作是那个年代的国民传统,一种文体有一种格式。章回小说就要“且听下回分解”,戏曲就要“自报家门”,而弹词,作为闺阁消遣的工具,则要用诗的语言去描述情感充沛的故事。


也可以说是用闺秀的精神气质去谋篇布局。


所以,《精忠传》的偶像剧面貌其实是“程式”的影响。作者周颖芳是一位生活不幸的才媛,丈夫死于匪乱,半生含辛茹苦,守节抚孤。这部弹词在她守寡后开始写作,历时二十八年,书成,周殚精竭虑,不久病亡。有兴趣了解清代江南才女生活、弹词文学的朋友,可以阅读陈寅恪先生《论再生缘》,读完以后,就会对那个年代的才女境遇产生更多理解。无论是著名的《再生缘》,还是不太著名的《精忠传》,都涌动着幽闺写作的生新泼辣,想必会打破一般人对“江南才女”的思维定式。她们不仅不端庄,而且脑袋里调皮得很。看到她们对任何题材都抱以无畏的尝鲜态度,我觉得这令人欣慰:一群礼教的玩偶,在笔端活出了自由的人生。


闲话少叙,上文献。

-------------------------------------


第十七回 元帅府岳总制谈兵,凤梧厅张公子乞箭 


忽见那,灯光一片人声笑,看看将至凤悟厅。原来张所亲生子,宪字佳名年六龄。闻得岳爷演妙箭,躲在那,碧桐深处偷观看,十分爱慕岳将军。转至上厅频吵闹,要来园内凤悟厅。张太夫人无可奈,只得由他走一巡。常时吩咐诸家将,好生看管莫粗心。故而秉烛携灯至,奉将小主入园门。


 却语张所同着岳爷,正在谈论兵法,不觉投机神往之际,忽见灯光亮处,公子到来。张所一眼看见,忙叫家将快放公子下来,拜见岳将军。岳爷正欲起身回礼,早被张所一 把将岳爷按在椅中道:“我子即将军之子,何必作此客套?”岳爷不便推辞,只好还其半礼。公子拜罢起身,就向岳爷怀中一扑,道:“我要岳将军抱抱。”引得张所十分欢喜,向岳爷道:“此儿从不轻易见客,今日见了将军,如此亲热,真是缘法。”


那岳爷见他,也觉欢喜,遂抱在怀中。但看他生得十分韶秀,暗想道:“此子与云儿相并,无分高下。”遂问他文字书诗,对答如流。遂出一对与此他。他便应声而对,虽不工巧,亦觉天然。岳爷十分喜悦,便向着他道:“公子性喜何物?”公子即便答道:“别的东西我都不爱,只爱岳将军的九枝神箭。若肯见赐,如获至宝。”岳爷笑而允之,遂命随来侍人,取箭过来,奉送公子便了。张所大喜,便向岳爷道:“此是将军熟用之物,岂可见赐小儿?”岳爷道:“公子童年,能爱此物,他日必能用之。”张所见岳将军必欲相赠,恐拂美意,又因张宪深爱此物箭,若不予之,恐他啼哭起来,忙叫宪儿快过来拜谢岳将军。


公子好不欢喜,便向岳爷磕头。拜罢,立起身来,捧着神箭,正欲入内去见祖母,早被父亲一把扯住,道:“吾儿过来,再向岳将军一拜。他日长成,还望将军教授文武,本帅深同感戴。”岳爷道:“大人何出此言?公子英俊,出自将门,何愁异日不显达。”张所道:“必要拜托,只望将军传授得神箭,他日长成能步将军后尘一二,即吾张门之万幸也。”遂命公子又拜,方才各各归坐。



点评:小朋友要抱抱的场面有点软萌。
--------------------------------
二十九回 何元庆两番被获,金兀术五路进兵


前情提要:施全运粮,行至九宫山,粮车为山匪董先所劫,施全不敌董先,逃亡途中,遇见了长大成人的张宪。在张宪的恩威并施之下董先同意归降,三人押运粮车一同回营拜见大帅岳飞。

谢施帅同禀诸般事,公私两慰岳侯心。故人四载人天别,幸有贤郎步后尘。千里不辞投虎帐,慰心因重故人情。即时令命传相见,步进翩翩小俊英。帐前参拜都元帅,祖父来书双手呈。岳侯出位亲扶挽,喜看童年已长成。回忆凤梧厅雅集,此儿怀抱甚知音。流光如电催人事,惜死怜生两不禁。玉手相携情黯淡,动容良久始开声。犹幸祖庭人矍烁,感承契重托贤昆。从今公子居余处,同作朝廷出力人。言时吩咐张随使,命移行李速铺陈。行营相近元戎帐,早晚相依解闷心。当时张保忙承命,将公子行李铺叠陈。岳侯指示张公子,命他次序见诸人。

点评:特别呼应了前文赠箭的情节,强调今昔之感。 传上董先人五个,齐齐叩见岳军门。元戎坐上将言道,尔等皆称智识人。改邪归正方为美,荫子封妻好显名。诸事已完开大宴,庆贺新来将士们。诸人谢坐方归席,侍人左右奉金樽。元戎侧坐张公子,清谈雅意十分深。筵中将帅开襟际,又见传宣官到临。禀称汤孟将军至,现在辕门候令行。

点评:《精忠传》是闺阁文学,书卷气非常浓郁,在这个世界里无论文臣武将都是相当风雅的,“清谈”“开筵”之类的场面,频繁出现在军营生活里,在弹词中屡见不鲜。后文还有张宪跟元帅诗词唱和的描写,同样充满了文人趣味。

汤怀、邦杰将恩谢,岳侯又令见诸人。当筵命过张公子,相见汤怀统制身。礼完各各皆归坐,众将谈心笑语温。汤怀回看张公子,说与施全一个人。昔年元帅常称美,今日相看果出群。施全点首连称是,也说方才一段情。九宫山下迎粮草,败遇英奇公子临.不然安得残生命,弟兄犹做集欢人。众人齐赞张公子,除却元戎独步称。言笑尽欢方散席,各归营帐莫多云。


点评:汤兄弟的意思是,张宪长得像岳飞年轻的时候……其实这种话不能乱说。


先放这么多,有时间再聊聊《精忠传》的岳云,以及岳氏一家。女作者对于英雄的家庭生活有太丰富的想象了。

评论(39)

热度(19)

  1. 泉镜花京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