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裕

醉向菖蒲花,懒寻阳台酒

周申的《说岳》连环画,工笔重彩。这一回是《灵隐寺进香风僧游戏》,亦被简称作“扫秦”。

弱者的讥嘲,游戏般地释放的快乐。一般的古代小说家挥洒到高兴处,爱说自己的东西是“梦”,是“游戏”,让观者千万别当真。他们害怕读者喜得过火,或是悲得过头,找上自己的麻烦,苛刻地喷上几句,双方尴尬,所以一抖玩就忙不迭地甩锅。

他们算是很聪明。说自己的东西是游戏,也意味着可以随便说说真话。再小心肠的人,也不好和游戏当真不是?

“扫秦”的各种版本都有趣味,众流一源,皆来自元杂剧《地藏王证东窗事犯》。我最喜欢它里头嬉笑怒骂,却有一番不易瞧破的巧劲儿:

“青山只会磨今古,绿水何曾洗是非?”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