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裕

醉向菖蒲花,懒寻阳台酒

【跟风&伪考据】神在创造南宋史的时候…


听说这个测试很多人玩,那么,我们一起来吐槽南宋史!


注:如有雷同,纯属瞎搞。


1、中兴之君


沉默了……史评遇到宋高宗都是这种“这特么是什么鬼”的感觉吧?


岂易言哉!岂易言哉!


2、辅国良相


a 秦桧


“ 桧两据相位者,凡十九年。”


相位频繁更迭的年代,少有的超长待机的宰相。诛除异己,至死不倦,精力岂寻常人可及?


b 张浚


财运在张俊那里,此张浚非彼张俊,23333333333


霸气——

“浚四岁而孤,行直视端,无诳言,识者知为大器。”可见是先天属性。


装腔作势效果也不错——

“浚去国几二十载,天下士无贤不肖,莫不倾心慕之。武夫健将,言浚者必咨嗟太息,至儿童妇女,亦知有张都督也。金人惮浚,每使至,必问浚安在,惟恐其复用。”


隆兴年间高龄返聘,加了个大班——

“三十二年,车驾幸建康,浚迎拜道左,卫士见浚,无不以手加额。时浚起废复用,风采隐然,军民皆倚以为重。车驾将还临安,劳浚曰:‘卿在此,朕无北顾忧矣。’兼节制建康、镇江府、江州、池州、江阴军军马。”


c 赵鼎


这个比较牵强了。


厚脸皮——

大概是指宰相赵鼎曾失身于伪楚?


占有欲——

其实赵相公的占有欲一点也不强。

“赵忠简秉政日,使臣关永坚丐官淮上,贫不办行,欲货息女。公怜之,随给所须。永坚乞纳女,公却之,力请不已,姑留之。永坚解秩还,公一见语之曰:‘尔女无恙。’且助资属求良配。女虽累年侍丞相巾栉,及嫁,尚处子也。《清波杂志》 ”


贪吃——

贪吃没见过,奢靡倒是有。

“赵鼎起于白屋,有朴野之状。一日拜相,骤为骄侈,以临安相府为不足居,别起大堂,奇花嘉木,环植周围。堂之四隅,各设大罏,为异香数种。每坐堂上,则四罏焚香,烟气氤氲,合于座上,谓之香云。《秀水闲居录》 ”


d 李纲


排序无先后,我只是最末才想起李纲而已。


和赵官家那个刚好对称是吧?一个啥啥渣滓都有的君,带一个智敏武统运啥都没的相,稳输了!


李伯纪实在是可怜人。张浚有虚名,秦桧有实权,赵鼎有士心,事功在诸将那里,独支朝政的李纲被遗忘在何处呢?有事功,无大成;有实权,无长远;有士心,无人望。李纲和赵普之间的差距,大概就是一万个诸葛亮的运气吧!(我不是故意黑丞相的)


私生活自动招黑也是惨,宰相中的贾斯汀·比伯。

——“李纲私藏,过于国帑,侍妾歌童,衣服饮食,极于美丽。每宴客设馔必至百品,遇出则厨传数十担。其居福州也,张浚被召,赆行一百二十盒,盒以朱漆银镂,妆饰样致如一,皆其宅库所有也。《樵书》”

——“杨龟山见李伯纪责降时造宅,谓人曰:‘李三好闲不得。’《野老纪闻》 ”


3、中兴诸将


a 宗泽


基本是军事家标配,不解释。


b 岳飞


容我先笑一会儿……无论正史还是稗官都神准呐!妥妥的拒绝ooc!


相州武师教您说相声——

“飞驻镇江府,知泗州刘纲诣行府禀议。纲曰:‘泗在淮河之北,城郭不固,无兵无食,如有缓急,守乎?弃乎?’飞徐曰:‘此是润州,更有何名?’纲曰:‘京口。’飞再问之,曰:‘丹徒。’飞三问之,曰:‘南徐。’飞曰:‘只此是矣。’纲退,大叹服曰:‘岳鹏举果有过人。’《三朝北盟会编》”

注意,这是个黑材料。镇江之事,诏狱曾打算做文章(指控岳飞代表枢密院巡视期间,散播消极言论,暗示淮东诸军撤防,“南徐”不就是向南缓退的意思么?),后似未成。《会编》体例驳杂,这一段材料亦难辨真伪,有趣的是极肖人物声口。想象一下军队top3的首长跟你谈心,你诚惶诚恐提出来一个工作难点,请求指示,首长不紧不慢,系了系皮鞋带,缓缓地说:

“你们这个地名起得很有水平啊?”

“是,是。”

“润州之外,还有什么名砸?”

“……京口……”

(首长摇头)

“丹……丹徒?”

(首长微愠)

“瓜州……蔡州……楚州——南徐?”

(首长一拍大腿)

“Excited!年轻人,你可以走了。”

红着脸退出去,回家咂摸了一下,刘纲感叹:“首长说话太有水平了。”


表演力——

这个不胜枚举。

《良马对》(嘴遁max)

“除是飞过洞庭湖!”“我即飞也。”(震慑max)

“征群盗,过庐陵,托宿市廛。质明为主人泛扫门宇,洗涤盆盎而去。郡守供帐饯别于郊,师行将毕,谒不得通,问大将军何在,则已杂偏裨去矣。”(风格max)


闷骚——

个人认为写诗是比较闷骚的行径。如果一个人死了还写诗,那就是“闷骚得要死”。

“有请仙者,乩书一诗云:‘百战间关铁马雄,尚余壮气懔秋风。有时醉倚箕山望,肠断中原一梦中。’大书一‘鄂’字。又金陵人召仙得诗云:‘强金扰扰我提兵,血战中原恨未平。大厦已斜支一木,岂期长脚误苍生。’《南宋杂事诗注》 ”


综上,请好好做神仙这一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4、为了切合作者兴趣乱入的年轻人


a 岳云


 初看有点疑惑,其实很好理解啊!


记忆力一定是缺在马术上面了!技能树太多,反而容易丢三落四,真的。


迷糊……?


想一想,政治大事件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人也够能耐,奈何年纪比较轻,估计没啥心机,水水就过,所以从来没有什么偷看剧本的惊人言行,最后一秒也没能爆发hero天赋力挽狂澜。叹息。


宋朝人有一种理论:岳家父子的霉运,是由于坟地选得不好——

“绍兴庚申,明清居山阴,有张尧叟来,适闻岳侯父子被祸,张云:‘去岁正睹岳侯葬母,一僧为仆言:葬地虽佳,但与王枢密之先茔坐向既同,龙虎无异,掩圹之后,子孙须有非命者。然经数十年再当昌盛,子其识之。今果然。’王枢密乃襄敏。《挥麈三录》 ”


按理说,当时选坟地的时候长孙也在场,咋就没帮着老爹多看看风水呢?子孙须有非命,不只是老爹,你也有份啊!喂!


也是蛮不走心的。


年轻人德性都差不多,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经过点吹打,知道谁疼谁热,才算立得起来。一般来说,男的二十几岁都搁家里待不住,如果愿意一直吃爷娘饭,在家族企业当小开,即使不是类似国老王思聪那样的货,基本上也是人格成熟度较低,有点孩儿气的人。


很容易被同龄人认为有点娘炮……

撒娇什么的,我看挺好,至少说明沟通无障碍。有的人成熟早,可做出来的事,件件离不开自己的斤斤两两,那真叫一个熊包;有的人玩心大,不懂琢磨事儿,但关键时刻讲风骨,做事有肝胆,那就不是无知的孩童。是“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的生命有价值,还是“纵死犹闻侠骨香”的生命有价值,这是一道难题,也是每个少年在人生观形成期都必然面临的选择。


b 张宪

出了点问题,换了一个客户端。


张太尉,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啊……


写完收工。谢谢观赏。


主要文献来自:周勋初《宋人轶事汇编》

评论(1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