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裕

醉向菖蒲花,懒寻阳台酒

图片来自网络。南充锦屏山张宪祠堂像。画家赵蕴玉,本身是阆中人,此图也可算是纪念乡贤之作。

张宪的出身乡贯,史料未明,大体由其官衔“阆州观察使”而被视作蜀人。且不论此语是非,就官阶而言,正任观察使,地位尊崇,近乎一方节镇,荣贵有矣;然而就经历而言,既遭诏狱而无善终,又逢乱世而少逸豫,坎坷有矣。

《齐东野语》论绍兴将佐之卑微:“始诸将苦斗,积职已为廉车正任,然皆起卒伍,父事大将,常不得举首,或溷其家室。岳师律尤严,将校有犯,大则诛杀,小亦鞭挞痛毒,用能役使深入如意。命既下,诸校新免所隶,可自结知,人人便宽。”度张宪为鄂州劲旅之先锋,更兼忠纯之志,元戎治军虽严,必不忍于鞭挞,总不过是任以劳苦,激以忠义。则坚忍砥砺亦有矣。

一个人很难判断什么是历史的必然结果,以今人观古人,往往会有视角的偏颇。就烈文侯的一生而言,原本包含了多种可能。冥冥之中的运转加上一刹那个人选择,使他被定格在画像上,成为西蜀古祠中蹙额凝立、申述道义的烈士。虽然逝者长已矣,其真意永远无法传达给同样死去的人。但至少还有一个地方在描摹、供奉他的肖像——一刹那的历史瞬间在相当程度上变为永恒,这说明有人在其中做了正确的事。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