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裕

醉向菖蒲花,懒寻阳台酒

周申的《说岳》连环画,工笔重彩。这一回是《岳飞巧试九枝箭》,乡试夺魁。

我正在写一篇关于张宪的故事,行文碰到皇宫的射试,在细节描写上卡了壳。这幅俊逸的武生像,很可助人追想古时良弓手的风采。主人公短打、束抱肚(一种宋代武士的腰部围饰,可固定铠甲),左配箭壶,右悬弓袋,概因右利手的人方便抽取身体左侧的箭枝。射场留白,供人遐想,简洁而富有动感,满拉的弓弦充满了艺术的张力。

文有文之材,武有武之材。杜佑《通典》载唐之武科举项目,分四大类:马步射、马枪、膂力、材貌(身体硬件和语言能力)。宋承唐制,考试焦点基本没有变化。图中的兵器架亦满置长枪、大刀。

比起众说纷纭的文章三昧,武术拥有固定的评价标准,这让武士生活显得更加理想化。“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贤者居上,不肖处下,这只是理想。怀才不遇的厄运岂会避开某一职业不取呢?哪怕有固定的标准,欲实现公平竞争,仍需寄望于端正的执行人啊。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