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裕

醉向菖蒲花,懒寻阳台酒

【八日启程】第七章 鹰扬(完)

连载终于告一段落(吁气),本章全文请戳:


http://jingyu.farbox.com/post/ba-ri-qi-cheng-di-qi-zhang-ying-yang

------------------------------------------------

京裕有话说:无意表达激动之情,工作之余的笔墨游戏,写到这个篇幅真不容易。三鞠躬感谢给予过关照的朋友们 @shazhouyue  @南溟有舟  @拟古  @獭祭鱼 @一颗柠檬多少坑  @东风不上凤凰台  @江东绪  @ziyuezeng  @湖中仙女 ,感谢大家花费珍贵的休闲时间(也许包括工作时间?)阅读,尤其是大家的留言!留言!留言!有时候不能及时回复,心里真是不好受,在这里统一答谢,今儿无论如何收下我的(抱拳)(抱拳)(抱拳)三连击。


风波亭的故事注定难有HE,尽到最大可能,完整呈现人物的心路,给出一个隐含光明的尾巴,也就不辜负一路写下来的执着了。


谈了很多次历史小说,想要回答一个问题:历史小说跟纯虚构有怎样的距离?历史特殊的主题、题材性质和诉说口吻,似乎决定了读者难以摆脱作者过于明显甚至强加的道德评判和价值判断。


其实事情得分两方面看,一是现状,一是前景。如果能构建作者与读者的平等对话空间,我相信历史的“阐释”会更加丰富多彩。到这里就要感谢 @北邙山下尘  @薤露北辰  @天边的月  @羽扇上的络子 在【杂拌】系列的指点。持续关注各位大大的连载,大家给我回复了那么多字数,也给我个回报的机会不是?阴险的微笑


是的以上是变相求赞, 到此为止。结局什么的,先采一叶以飨诸君。

------------------------------------------------


回到山阴的头一个月,陈公实提心吊胆,谢绝了各式各样的集会。他害怕官府有一天突然缉拿他,更担心母亲知道他除了学业外还做下许多闲事。恐惧的阴云撤去,生活依旧自由自在。但是以往那种顽劣的乐趣再也不能团结六个少年了。


叶晦叔治好了病,而且在新年的春闱中第。没想到他们中间出现了第一位少年进士,更没想到这人竟不是自己。看到好友披红游街,回想曾经的荒唐,实在令人哑然失笑。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的双肩纷纷压上了现实的厚影。


不仅是忙于举业的原因,他自己也在思考着。人生逐步前进,儿童时代的幻想,不可能束缚六个成年人的脚步。他偏偏成为最接近妄诞世界的那个人。于是他有必要自我抑制,反思自己的责任。加上母亲总有点疑心,他总没有找到前往鄂州的机会,几乎不再想起张宪。


山阴的初夏使本地士绅进入一个游乐的季节。正如《浣溪沙》唱道:“绿树浓荫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一架荼蘼满院香。”他在自家的水榭嘉会宾客,一个人时就吹着爽风,不断地翻书、打盹。


皓雪和霜月的梦境,猝不及防地闯进脑海,把他拉回到沉寂的往事。他在荒漠的白地上游荡了一会儿,来到高墙林立的临安城西郊野。想到张宪的请求,他流下热泪。


当他回忆起自己被拖行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寸一寸地移出危险,他远远地看见当时逃出来的那个矮洞。才过一会儿,欲念主宰了梦的世界,这一次是武将将要逃出来。


张宪的单衣上沾满伤痕,他探出墙洞,无人接应,不做任何等待,就踉踉跄跄地朝湖岸跑去。


陈公实不知道他的身体能支撑多远,才追到湖滨直道,就看见远处走来一长一幼两个人。他们很快发现了遍身狼狈的故友,双双惊讶得僵在原地。


张宪跪倒在那个年长的人面前,他的憔悴令对方深受感动,不住呼唤他的名字。鄂州武将在那人的搀扶下一动不动,仿佛灵魂离开了身躯。


他们连忙蹲下查看,年轻人测了测他的体温,舒出一口气,说:


“别担心,他只是太疲倦了。”


他们决定带他回去。把他背在肩上,让年轻人扶着他。两人快步前行,很快消失在北面的雾中。


欣赏着柔和的冬景,陈公实从梦境中流着泪醒来,他感到了时间的紧迫。


没人能从幻梦中等到什么。他沉埋在暗夜里。把他背出来,这是他的责任。


第二天,陈公实向学里的师长告假,带上梁青授予他的义军宣牌和那块兵符,前往常州渡口乘船西行。


FIN or TBC


评论(26)

热度(13)